深击 | 锤子需要的,不只是一颗子弹

网上澳门赌场网址大全 www.isoudian.com 2018年10月10日12时00分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深击 | 锤子需要的,不只是一颗子弹

新浪科技

科技观潮,与浪前行

关注

文 | 新浪科技 张俊

一则子弹短信被App Store下架的消息,再次让李青想起了这个久未打开的App。不过看着对话流里仅有的两个联系人,他又迅速地关掉了它。

  

自8月20日在锤子科技夏季新品发布会上正式亮相,这款黑马App连续数日App Store排行榜总榜第1名,安卓端下载量目前已超千万,甚至被外界认为有望冲击微信的垄断地位。


不过进入到9月和10月,子弹短信的热度明显下降,在App Store总榜的排名下降至1500名左右,根据第三方机构的统计,子弹短信安卓端的日下载量也从最高峰时的166万下滑至10月7日的3万左右。

  

子弹短信在锤子科技内部孵化的众多项目中颇具代表性,凭借着罗永浩的超强号召力,这些产品一经问世便备受关注,但产品的持续性和商业化成为后续亟待解决的问题。

  

创立6年来,除了手机业务,锤子科技已经孵化了VR、空气净化器、TNT、云office、子弹短信等项目。新浪科技获悉,锤子科技还投资孵化了一家名为声盼科技的智能硬件企业,该公司将于年内推出锤子的智能音箱产品。

  

在手机行业整体陷入下滑的态势之下,罗永浩凭借着去年宣称的10亿融资正在将锤子科技的业务触角伸向更多可能的领域。不过在这些已近乎成为红海的领域里,资金和渠道存在短板的情况下,多元化战略能否拯救锤子?

  

智能手机业务的尴尬

智能手机业务是罗永浩创立锤子科技的开端,却也一度让锤子科技陷入倒闭的边缘。

  

从起初定位高端的T1和T2,再到瞄准中端市场的M1和M2,无一例外都处于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境地。


从2012年至2016年,锤子科技连续处于亏损的状态。2016年9月,锤子科技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亏损1.92亿元,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而苏宁云商2016年的年度报告则进一步曝光了锤子科技2016年的财务状况,营收8.09亿元,净亏损4.28亿。

2016年可谓是锤子科技创立以来的最艰难时刻,罗永浩曾回忆,锤子科技经历了两次发不出工资,一度面临倒闭。而为了锤子科技,他甚至在陌陌上直播赚取劳务费,最多的时候曾借了9600多万元放到公司。

▲锤子科技融资历史

也是在一年,小米和乐视都曾有意并购锤子,但都未谈拢;阿里在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借款给锤子之后,最终也放弃了投资。危机之下,锤子科技的创始员工、前CTO钱晨也选择从锤子科技离职。

  

最终还是锤子科技推出的低端机坚果系列成了救命稻草。坚果手机让锤子科技的手机销量从数十万台首次达到上百万台,2017年5月推出的坚果Pro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实现了100万台的出货量。

  

2017年成了锤子科技起死回生的一年。当年8月,锤子科技完成了成都一家国企领投的近10亿元的融资。在今年8月的一次运营情况通报会上,锤子科技COO吴德周透露,锤子科技2017年销售额较2016年度增长了164%。而罗永浩日前则透露,锤子科技目前已经实现盈利。

  

不过锤子的智能手机业务也面临着尴尬。一方面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从2017年开始已经连续多个季度处于下滑的态势,另一方面市场的集中度也在逐步提升,华米OV占据了市场主要的份额。


根据第三方机构旭日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第一度国产手机出货量报告显示,锤子科技今年第一季度出货量为57万台,位列第20。

  

今年3月,锤子科技与360手机谈合并的消息传出,但最终并未谈拢。有媒体报道称,原因在于锤子科技正在出货量上升期,需要投入很多资金,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资金对双方的合作进行支持。罗永浩也在今年5月的王峰十问中坦承,锤子科技已经不亏损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但为了研发投入和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锤子科技的资金仍旧很紧张。

  

子弹短信冷却 能否延续火爆?

8月20日在锤子科技夏季新品发布会上正式亮相的子弹短信,成了目前锤子科技相关的最热门的话题。

  

当天的发布会刚结束不久,子弹短信就登上苹果App Store社交榜第一名,几天后甚至连续数日登上总榜第一。四天里,子弹短信的总激活用户数突破了100万,一周过后,这个数字达到了500万。


在上线的第七天,子弹短信拿到了高榕资本和成为基金的1.5亿元A轮融资。罗永浩日前透露,子弹短信的B轮融资也已基本完成。

  

不过子弹短信带来的争议也接踵而至。

  

罗永浩曾在微博上透露,子弹短信上线的第二天,腾讯投资部就打电话沟通了投资事宜。不过罗永浩的说法遭到了腾讯投资部方面的否认,腾讯方面称,只是曾在微信上有简短沟通,未曾提及投资事宜。双方一度爆发口水战。

  

给子弹短信带来更大争议的是骚扰短信和色情信息。

  

子弹短信火爆之后,平台一度出现大量的骚扰短信和色情信息,子弹短信的运营方快如科技回应称是有组织的大规模垃圾信息攻击。罗永浩则强调,子弹短信上75%的黄色垃圾信息留的是微信和QQ号,他还透露,已经有人写了600多页的材料举报子弹短信是一款黄色软件。

进入9月和10月之后,子弹短信明显迎来了增长放缓的阶段。截至10月9日,其在苹果App Store总榜的排名已经从最高峰时的第1降至1466位,社交榜也降至84位;而在安卓端,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酷传的数据显示,其累计下载量为1458万,日下载量从8月30日166万的最高点降至10月7日的不足3万。

  

罗永浩坦承子弹短信确实遇到了增长明显放缓的阶段,他称未来子弹短信将进行三件事:


1、增强软件稳定性。


2、疯狂招人并完成核心功能(必要时两班倒)。


3、两周左右上线拉新方案,6个月烧10个亿,让1亿人导入熟人关系链。

在BOSS直聘里,快如科技发布了26个招聘职位,而作为对比的是,锤子科技目前的招聘职位仅为7个。实际上,快如科技起初的主要成员就是来自锤子科技,在这个全职不到40个人的团队里,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来自锤子科技。


其中,快如科技CEO张霁、CPO郝浠杰和CTO汪兆飞都来自锤子科技。罗永浩曾透露,起初这部分员工是认为手机业务成功无望想离职创业,最终在自己的挽留之下,内部孵化了子弹短信的项目。

  

在罗永浩看来,子弹短信团队和产品的并不十分完善也是目前遭遇增长放缓的原因。他给子弹短信定下的目标是,通过后续的一套熟人关系链解决方案,留存上亿用户,拿下通讯工具10%-20%的市场份额,做成几十亿甚至上百亿估值的公司。这远远超过了目前锤子科技的估值。

  

不过罗永浩的野心并不是所有的子弹短信用户都买账。一名锤粉向新浪科技表示,子弹短信的号召力主要来自于罗永浩,这意味着其后续的发展也会与罗永浩息息相关,注定只能作为一个小众软件或者特定细分领域的需求存在。不过他倒是对罗永浩声称的熟人关系链解决方案抱有期待。

  

多元化战略能否带给锤子科技未来?

实际上,子弹短信只是锤子科技众多内部孵化业务中的一个代表。

  

在手机业务迟迟不能实现破局的状况之下,锤子科技已经有前CTO钱晨、前云平台研发总监迟志强、前设计总监李剑叶等不少高管选择离职创业。此外,还有一部分员工如同快如科技的创始团队一样被罗永浩挽留下来,在内部孵化新的业务。

  

2016年8月,锤子科技前VR负责人罗子雄联合同为锤子科技员工的官酩杰、弭宁康,成立了北京所思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为锤子科技内部孵化的VR项目,主要从事于VR/AR行业的技术开发及推广服务,生产HMD头戴式显示器。

  

今年5月,锤子科技前员工汪兆飞成立北京多声部科技有限公司,为锤子科技内部孵化的一款可多人实时协作的云office产品。可以帮助用户完成word/excel/ppt的查看和编辑,可多人实时编辑,云端实时保存。实际上,该产品与TNT的研发密切相关,TNT开发遇到的困难,office占据了主要的部分之一。

  

此外,2017年10月,前锤子科技产品副总监耿达维成立了声盼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今年2月,耿达维退出了股东之列,锤子科技成为大股东,目前持股70%。5个月后,峰瑞资本进入,目前持股10%。此外,声盼科技的法定代表人也从耿达维变更为锤子科技监事会主席金扬,罗永浩担任经理和董事长。

  

声盼科技自称为一家锤子科技生态链企业,负责设计、研发面向未来的智能硬件产品,并通过定义新的人机交互方式来改善人类生活。新浪科技获悉,该公司就是锤子科技智能音箱产品的研发主体,产品将于今年内发布。

  

除了内部员工的创业方向之外,罗永浩也在为锤子科技寻找手机之外新的方向。“没想到手机市场衰落得那么快”,他感慨。而他瞄准的最大的方向则是多设备一体化,也即是今年5月发布的TNT工作站,不过TNT目前的进展并不顺利,发布已经5个月并没有实现交付,官网仍旧处于无法购买的状态。此前有传闻称,由于订单量太少,代工厂惠科并不愿意接单生产。

  

而锤子科技此前推出的空气净化器产品畅呼吸则相对好了一些,在去年的双11期间曾冲至京东双11净化器销售额品牌排行榜第7。

  

罗永浩此前曾透露,在空气净化器之后,锤子科技还将涉足加湿器、新风机、旅行箱包、智能音箱等品类,“暂时没有计划做路由器和电视机,但不排除合适的时候做。”

  

实际上,锤子科技已经推出了帆布鞋、卫衣、衬衫等周边产品。锤子科技的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甚至入股了一家名为北京小魔怪科技有限公司的儿童生活品牌,主要推出面向父母和孩子的生活产品。该公司创始人正是陌陌创始人唐岩的妻子、前陌陌联合创始人张思川。

  

很明显,在锤子科技未来的版图中,手机业务将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罗永浩瞄准的会是智能硬件或者智能生活的大市场。不过对于锤子科技来说,要实现这个野心仍旧有着种种阻碍。

  

一是资金问题,这曾是锤子科技面临的生死攸关的难题。去年的近10亿融资能否持续支撑锤子科技的大规模多元化还未知,更何况罗永浩曾在8月声称,将在半年内启动自研OS的计划,这个工程不会比TNT更容易;


二则是渠道问题,小米的生态链产品布局有着广泛的线上渠道和大规模建设中的线下渠道作为支撑,而锤子科技则在线下渠道十分薄弱,要走类似小米的生态链布局还有着自身能力上的严重不足。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